🍓a daring drinker of dreams🍓

[Salack][萨杰]Maritime Ballad

Summary: 之后的一切都顺理成章。他的牙齿陷进他的肩胛,像归泊的船投向水底的锚。


*

在冰海下的某处,当他的皮肤终于开始皲裂,阳光和风的概念对他来讲都过分遥远的时候,萨拉查会想起一个天色昏沉的下午。


*

下午天色异常昏沉。酒馆的门频繁地被推开又关拢,三五结伴的行客裹着室外潮湿到近于液态的空气跌撞进来,咸腥的气味几乎要盖过麦芽酒。


萨拉查在此间抬起头来。他确信这一屋子的人中有一大半都只是为了借个屋顶避一避将要来的暴雨,而他是真实地想要喝一杯,尽管是在这样一个不健康的钟点。远航不出意外地顺利,他觉得自己值得庆祝一下,他正处在一种庆祝的心情里面。


外面的风...

想给大噶寄明信片
两年前基友送了我一套詹老师的明信片做生日礼物,今天偶然翻到了,啊—就想着如果能交到更多朋友一定比一个人舔要开心的多;)
个么如若你感兴趣,请务必把准确的收件信息私信给我,跟你确认之后我会尽快寄出
(明信片大概是20张左右,并不确定会不会有这么多人理我,但…)
祝好!

[龙雀拉郎][野兽/纽特] Waldeinsamkeit(4-6)

Summary:亚当给森林留下伤口,给纽特留下问题。

4.
野兽来了又走了,像一团暴烈的火焰—给森林留下炽烈的伤口,给纽特留下问题。

当下,他决计在这里留宿几天。他做出过承诺—他会在这里—,尽管他不确定野兽是否听见了。

他现在或许该叫他亚当。

等待的时光很漫长,尤其是当他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的时候。他把两只脚放在帐篷外面,地上的树影跟着太阳的挪动变幻长度和方向。经常有鸟跳到他的跟前来,他干脆拿出笔记本迅速地涂出它们的样子,标注羽毛颜色的差异。

他一直画到月亮出来,林地上已经没有鸟的时候。他把笔记本收回背包里,第二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看见帐篷的帆布上有一对兽角的影子,随着帆布的褶皱弯曲成一个很诙谐的形状。于...

[龙雀拉郎][野兽/纽特] Waldeinsamkeit(1-3)

Summary:“林子里有魔鬼一样的生物,”人们这样说着,惊慌,好奇,交头接耳。“该叫斯卡曼德先生去看看。”

1.
传言起始于谁的嘴间,没有人清楚。我们所需要知道的是它传播得很快,所及之处恐惧撩起火花。

“您听说了么,林子里有怪物。”“…要知道,六月里忽然飘雪啦!”“…您可以去问他,他赌咒自己见过那个怪物…”“像塔一样高,有恶魔的犄角!”“…我亲眼见过它撕断野狼的骨头…”

消息传遍整个镇子的早晨,广场喷泉边上人群熙攘,妇人们面露惧色,壮年小伙子们尽力装得满不在乎。人们都低声着交头接耳,像数十种乐器自顾自地演奏同一段旋律:

“林子里有个魔鬼一样的怪物。”

不知道是哪个男人粗声说了句:“该叫斯卡曼德先生来瞧瞧...

[B&B][G][贝尔&野兽&加斯顿]With Much Ado

Summary:贝尔离开城堡前就跟野兽互陈了心迹。
Pairing:一点点贝尔&野兽,一点点加斯顿&野兽。
Warning:很短,很不严肃。真的。

“天哪。”贝尔看着镜子。
“你父亲情况不妙,”野兽对她讲,“你得回去看看。”
“你愿意放我走?”贝尔很吃惊。
“老实讲,我不愿意。我乐意天天都能看到你。”野兽挠了挠头,“但是卢米埃和葛世华教我,你如果真喜欢一个人,就得尊重她,在她想走的时候放她走并把你的镜子送给她。”
“这可真高尚!”贝尔接过镜子,“我想我简直要爱上你了。”她踮起脚给了野兽一个亲吻,然后匆匆跑走了,鹅黄的礼服裙摆一飘一飘地不见踪影。
“等下,”野兽无助地说,玫瑰花瓣和香槟色光晕已经...

[BvS][Clark/Bruce]Posthumous Reminiscence

Summary:“你见过飞蛾破茧么?”

*
布鲁斯留在墓园比自己预料的要久。

本已谈妥的筑墓工程因为人员问题迟迟没有进行。墓坑仍敞开着,这使布鲁斯觉得自己舌头后面有重量没办法消解。

黛安娜离开前没有说话。她像是想了些什么,抬起手,在布鲁斯的肩上不轻不重地放了一下。他几乎要觉得诙谐,她活得比自己长太多,相较于她,自己经历过的和将经历的死别有限得像消耗品。

他半合眼睛,听见黛安娜渐渐远去的足音,窸窣的落叶停止聒噪。

夜幕掉下来大约一个喘息的工夫。布鲁斯给自己点了枝香烟,他吞吐烟雾像要调整呼吸,火光吸食他的指头。

事情是在他弹落烟灰的时候发生的,即使在降临的黑暗里这样的景观也不可能被错过,因为烟灰并没有掉落下来,...

[Manchester by the Sea]李·钱德勒和三次出海航行

2008年12月2 3日


乔说记日记会让我好一些,还送了我一本笔记本。我不知道有什么好写的,老实讲,我想乔也清楚。

乔把笔记本递到我手上。 “就…拿着,”他说,“写点什么,怎样都好。”他看着我,好像在揣测我下一秒是会暴怒还是大哭。

我几乎要笑出声来,后来忍住了。乔才是那个更会写东西的人。

我爸妈给我起的名字是阿利斯泰尔,直到二年级的时候我还没记住怎么拼它,最后我爸妥协了,干脆管我叫李。“这要是再拼不会的话,我就跟你断绝父子关系,”然后他边抽着他的烟边哈哈大笑,看着我被吓得挂着鼻涕,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蠢样子,嘴里喷出来的烟断断续续的。怎么,乔,你把这都忘了吗?

乔又把本子...

[神奇动物在哪里][Graves/Newt]为什么不问问神奇杜戈尔呢?

这里的Graves是Original Graves,不是Grindelwald!Graves噢。

Summary:杜戈尔只会在理由充分的时候擅离职守。

“所以你是在告诉我,你之前从来都不生病的?”

“自从杜戈尔住进我的箱子之后,是的,”纽特·斯卡曼德在接二连三的喷嚏之间勉强作答,鼻尖和眼角上都泛着一层困倦的红色,“它可以预见到哪个小疏忽...(啊啾。)会最终变成我生病的主因...(啊啾。)然后想办法帮我预防。说真的,有了它的帮忙事情要容易多了!不用浪费时间做魔药,不用担心魔药的味道把动物吓跑(啊啾,啊啾,啊啾。)”

一小群比利威格虫被纽特的喷嚏惊飞起来,格雷弗斯抬起头,看...

半圣半邪

!!

很可以了,不妨一搞。

[POI][RF]When the City Lights Dim 城市之光灭怠时


Notes:尽是bug 话讲不清楚 感谢各位拨冗

当废弃的地下铁站蓦然陷入黑暗时,Finch正从玻璃幕墙上撕去前一个的号码的照片。Reese站在玻璃板的另一侧,把已经没有热度的纸杯举到眼前想看看标签上写的是煎绿茶还是清咖。"该死,”他低咒一声,然后悻悻地放下纸杯。
Finch紧绷的声音从玻璃板后传出来,“Mr Reese…?”他没有在试图掩饰自己的慌张。几十种可能性的揣测大概正在他的脑子里经过排查,而它们中的大多数都不怎么善良。
“放松,”Reese的声音低沉但笃定,纹理与黑夜嵌于一体。他警惕地扫过空荡荡的地下铁。
只是一片黑黢黢,分辨不出颜色,没有光和影。没有可疑的脚步声。极度的安静,他甚...

1 / 2

© 讖語妄言 | Powered by LOFTER